• <noscript id="kf5rx"></noscript>
    <noframes id="kf5rx"></noframes><video id="kf5rx"></video>

          <cite id="kf5rx"><ol id="kf5rx"><video id="kf5rx"></video></ol></cite>
        1. <ins id="kf5rx"><th id="kf5rx"></th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kf5rx"></acronym>
          當科學“撞擊”科幻,“大爆炸”發生了
          2023年02月26日 12:16 來源:工人日報

            【進擊吧,國產科幻3】當科學“撞擊”科幻,“大爆炸”發生了

            閱讀提示

            從科學到科幻,再從科幻到科學,這場文藝作品與科學科技的碰撞,創造出了無數的意想不到。國家級科學家團隊全程護航國產科幻影視向世界遠航鳴笛,在這個過程中,也向更大的受眾群體播撒了科學的種子。對于中國的影視產業和科普事業,這都是一次偉大的嘗試。

            “宇宙閃爍是否真實存在?”“數字生命有可行性嗎?”“如果一天變成60小時,我們要工作多少個小時?”……

            依然沉浸在電影《流浪地球2》、電視劇《三體》等國產科幻中的觀眾們,在二刷三刷過后,被片中展現的宏大完整又有帶入感的世界觀持續震撼,開始不斷地凝望頭頂的星空。他們將眾多關于天文、物理、人工智能、化學材料等學科的問題“@給了”兩部作品的科學顧問們。

            帶著和觀眾們一樣的期許,《工人日報》專訪到為國產科幻量身打造世界觀的4位來自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家:國家天文臺研究員茍利軍,物理所研究員魏紅祥、梁文杰,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王元卓。

            從公式到屏幕

            《流浪地球2》和《三體》之所以被定義為國產科幻的里程碑,其中重要的指標就是有一套龐大而完整的世界觀(電影對整個世界及人與世界關系的總的觀點和看法)。

            無論是“引爆月球”“數字生命”“太空電梯”“古箏行動”這些大的構想,還是圖恒宇墻壁上,魏成屋子里那些作為背景板存在的密密麻麻的公式,都有科學顧問們的硬核支撐。

            據了解,《流浪地球2》聘請了19位各領域專家,組成科學顧問團,為電影的世界觀做了詳盡的設定。全片劇本7萬字,而背后的世界觀內容卻超20萬字。劇版《三體》在7年的籌備拍攝過程中,先后有六七十位科學顧問加入其中。

            “科學顧問”作為國產科幻的新鮮力量,對于影視工業是第一次,對于科學家群體也是第一次。他們不但創造了作品中的全新世界,也創造了一個國產科幻工業的全新格局。

            王元卓為《流浪地球2》貢獻了“人在回路”的劇情線!拔覀儾荒芸燎罂苹秒娪爸械目茖W知識是百分之百準確的,這是一個大的前提!痹谒磥,科學性和藝術性需要尋找到一個平衡點,才能讓觀眾被“真實感”帶入劇情的同時,享受腦洞大開帶來的絢麗觀感。

            “對人工智能、數字生命、腦機接口等這些我們已知的、已有共識的科學知識的設定,要更加專業。同時,對未來的假想要有一定合理性,至少在設定的時間點上是有可能實現的!

            在他的設計下,影片中的550系列智能量子計算機,體積很小甚至可以隨身帶上月球,但算力超強,并且不斷地迭代,它的出現和發展也使影片對數字生命的探討有了現實依據。這樣的暢想并不虛幻,因為從量子計算機、人工智能發展的現狀出發,觀眾可以毫無障礙地接受和理解,甚至還會進一步地思索和探究。

            梁文杰最難忘的則是炸月球情節的設定。劇本原來的設計是集合地球上所有的核彈炸毀月球,可天體物理組經過計算后發現這并不可行。但這個情節又是必須存在的,于是科學家們開始集體“燒腦”,經過天體物理組和理論物理組的幾輪討論,才形成了“相控陣列核爆月球”的方案,讓科學、視覺、劇情完美地平衡住了。

            科影融合的通道已經打開

            梁文杰是《流浪地球2》和劇版《三體》的科學顧問,而在一開始的時候,他對做科學顧問這件事有些疑慮,“如果只是拉科學家過來掛名做背書,我是不會同意的! 經歷了這幾次合作,現在他對國產科幻片日趨成熟的工業化程度,有了信任感!爸谱鲌F隊們對世界觀的搭建十分認真,有的時候科學家們都覺得可以了,但制作團隊還在不停地完善,最后呈現的視覺效果也是十分震撼的!

            2019年上映的《流浪地球1》,打開了國產科幻電影的大門,也給影視業和科學界帶來了融合的契機。2020年,國家電影局、中國科協印發了被稱為“科幻十條”的《關于促進科幻電影發展的若干意見》;隨后,國家電影局和中國科協牽頭建立科幻電影科學顧問庫,聘請了一批兩院院士、權威專家和優秀科技工作者,擔任科學顧問庫專家。2020年底,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成立科學與影視融合專業委員會。

            此次《工人日報》專訪的4位科學家,與科幻電影發生互動,也都由來已久。

            《流浪地球1》上映時,王元卓為了給女兒普及影片里的知識點,手繪出一份科學講解圖。為了能更好地保存,他發在了自己的微博里,沒想到竟獲得1.5億次的閱讀量。

            茍利軍接觸到“科學顧問”這個概念,則更早些。2014年,《星際穿越》上映,片中以“黑洞”“蟲洞”“引力波”為線索的科幻世界觀,讓作為研究者的他大為震動和興奮。了解到該電影的科學顧問、物理學家基普·索恩還寫了一本同名科普書,介紹電影背后的科學故事,茍利軍連夜給這位后來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寫了封郵件,熱切希望翻譯這本書。最終,這位專業級影迷的愿望成真了。40多歲的茍利軍說起這段經歷,依然眼中閃爍星光。

            “《流浪地球1》上映前,我去看過片,那時還沒有經過后期制作,很多場景我們看到的還是綠幕,只能通過郭帆導演的講解進行’腦補‘。即便這樣,大家也很興奮,因為終于看到了國產科幻的出發!逼埨娀貞浀。

            科學界對國產科幻影視的支持,除了科學家們的深度參與外,還有其他方面的支持,甚至還首次批準劇組進入粒子對撞中心、國家納米科學中心實景拍攝。

            科幻作品的反作用力

            在年輕人聚集的B站上,“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”的粉絲量巨大。能夠讓一門深奧又枯燥的科學火起來,作為主力撰稿人,魏紅祥認為,是因為找到了和年輕人溝通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“粉絲一半以上是高中生! 魏紅祥面向青少年做科普已經有十多年,最近他發現有越來越多的青少年表達了自己愿意成為科學家的理想。

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科學、科普、科幻之間有著相互促進的關系?破帐菫榱俗尨蠹颐靼卓茖W概念、科學原理。而科幻則讓更多的人思考更宏大、更未來的問題,它為一些事關人類未來的大事,爭取到更多人的認同和理解,團結更多的人共同致力于解決和克服。

            “科幻作品能帶給人們一種內心的力量,當你對自己沒有信心,或對未來感到迷茫的時候,他會引導你去思考、去行動! 魏紅祥說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現實中的科學規劃,一般是3年、5年,很少會站在未來幾十年后的角度看待今天的工作。當我們用科幻的視角去審視當下所做的研究時,會有很多新的思路!蓖踉空f。

            茍利軍回憶,他之所以會成為“看星星的人”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少年時期讀到科幻雜志《飛碟探索》。而今天,科學家們想做的就是借助科幻熱,讓更多的人熱愛科學、向往科學。

            “科幻電影是科普和科研面向更多大眾的一條重要通路。同時,通過科幻文藝作品的呈現,科學領域正在進行攻關、探索的方向會被更多人關注,這對科研本身也是十分重要的!绷何慕苷f。

            《工人日報》(2023年02月26日 04版)

          編輯:陳少婷
          快穿之奶汁尤物H,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播放在线观看,4399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,欧美1卡2卡3卡4卡免费高清